您所在的位置: > 首页> 生活

现实中一些上访 比李雪莲故事更残酷

时间:2018-06-18 来源:互联网

  

  □东方今报·猛犸新闻评论员

  

  路治欧

  

  一个上访10年得不到公理的社会,不是一个好的社会;一个上访10年得不到你自认为公理的社会,要么是你追求的公理只是自以为是,要么走错了寻找公理的道路。

  

  农村妇女李雪莲就是偏执地坚守自己所谓公理的人,并耗费十几年时间上访去寻找,其实她的上访注定失败。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人,当然,他们不认为自己在无理取闹。

  

  大概10年前,我接触到一名五六十岁的妇女,她在郑州住着10块钱一晚的客房,家里冰箱冷冻着丈夫的心脏,正在为查清丈夫的死因奔波。

  

  她的丈夫在和邻居发生冲突时突然死亡,法医鉴定是心肌梗死,她断定是被邻居拿尖细物扎死的。于是,她让所在地市法院鉴定,鉴定结果仍是心肌梗死。她告诉我,一定是邻居有关系,有关部门枉法做的鉴定,她正在申请省高院鉴定。我劝她,看结果,如果没有结果就别再折腾了。百般曲折,她先后拿到了省高院、公安部、最高法的鉴定结果。结论全部都是心肌梗死,她最后见我时很茫然,给我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我不甘心。”自此,我再也没有见过她,不知道她是否还在上访。但是,我知道,对于奔波多年的她来说,摆脱信访依赖症,重新生活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  

  我还和一名50多岁的上访男子有过交集,至今认为,他的诉求有可能是对的,但是,走错了寻找公理的道路。

  

  七八年前,他向我投诉并展示各类上访信,说自己遭到了强拆,并且没有得到应得的补偿。我建议他如果不能停止上访,就同时着手打官司。但是,他不相信法院能为其主持公道,当时,拆迁案基本也没有立案可能。5年后,他再次找到我,问题仍然没有解决。此时的他不仅就拆迁之事上访,上访诉求还包括处理当地一些官员的腐败问题,不过,都是道听途说,没有相应证据。我说,你如果仍然相信上访是唯一的维权渠道,再过5年仍然得不到解决。他谢绝了我请律师免费咨询的好意,一去再无音信。

  

  我不反对死磕,有时候公理的获得,的确需要这种精神。但是,在死磕无意义或者无果之后,也必须有决断的勇气。

  

  这几年,诉讼与信访分离制度的逐步落实、信访法治化透明化的实施、法院立案登记制的实施,是化解信访不堪重负局面、扭转百姓“信访不信法”心理的有效办法。如此持续下去,那些被不断信访拖累、为信访而活着的人会少很多。

上一篇: 信阳市商务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


下一篇:长葛市人民法院公开曝光失信被执行人名单

更多>>最新文章
更多>>即时报